HelFox芙狸

热交换.

#Heat Exchange. 热交换.
#艾蜜莉·拉库瓦x莉娜·奥克斯顿
#第三人称
#写手精分试炼——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瑟缩在安全屋里度过的夜晚真是难熬极了. 前英国飞行员手里抓着被单这么想着,将它几乎提到了自己下巴上. 海洋性气候导致的潮热天气看来和她没有半点关系,这一切肯定是身边这座冰山导致的.
与她同处一片被单下的蜘蛛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体温会对别人造成什么困扰,只是半眯着本来就狭长的金色双眸假寐. 噢,笨女孩,你的演技糟糕透了. 她的唇角不由自主地抬了抬. 表情虽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绷紧了的指尖却出卖了这个紧张的特工. 看来这个小东西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她再次毫无意识地将笑意加深了几分.
「莉娜,」她清了清嗓子,被点到名字的女孩像个在课堂上偷偷睡觉的坏学生一样猛地睁开了眼睛,玻璃珠一样的褐色瞳孔直愣愣地放大,「噢,很好. 你失眠了吗?」
莉娜愣得更厉害了.
她手忙脚乱地把自己从被单里提了出来,为了使接下来的解释看起来更可信一些. 然而继绷得发白的指节之后,游离的目光也背叛了她.
「因为我?」
对方的目光可比她的体温要炽热多了,它似乎一直在加热慌张的女孩的脸蛋. 这三个字牢牢把想到一半的借口噎回了莉娜不停地起伏着的喉咙里. 噢,不是每天都有性感的法国女杀手把你带回去过夜的,猎空. 几次鼓起勇气开口试图找回英国皇家骑兵的骄傲后,她终于投降似的把目光投向了渗着雨水的天花板. 那上面看起来很快就要有蘑菇长出来了.
「黑百合…的确是这样——我是说——」莉娜结结巴巴地把几个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词语连在一起,同时手指搓着蕾丝睡裙开了线的下摆. 它穿在她身上的效果就像是偷来的,尤其是胸前的布料,由于没法被填满而布满了皱褶. 衣服的原主人向她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悠闲地抬起了一只手臂撑在颈边.
「——太…冷…了. 」莉娜觉得刚刚她一定是被下了什么咒语,为什么黑百合的每个动作都那么该死的完美?她瘫坐在自己的脚后跟上,机械化地张口.
终于得到了回答的女人几乎调动了全身力气绷紧脸上的肌肉,才不让自己近乎无奈地露出笑容. 那一定会让面前这只气恼的小猫逃掉的. 或许蹿到马路上重新变回一只流浪猫也说不定.
「我真的很抱歉. 」她一字一顿地说道,丝毫没有致歉意味地压低了声音. 像烟熏过的声线带着呼吸时的气音,莉娜听得眼前发黑,头晕目眩. 女猎手立即抓住机会缓缓靠近了她束手就擒的猎物,而后者只能凭着本能瑟缩起身子. 床笫之间可没有那么多的空间供她闪现,危机感前所未有地把这个乐观主义者的胸腔填满了.
直到瘦削的脊背撞击在墙壁上,黑百合才满意地停止了缩减两人之间的距离. 莉娜被迫昂起头才能对上对方的目光,不过她不想再为自己与对方的身高差而懊恼了,这大概已经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毫无任何预兆地,莉娜感到自己由于惊恐而没法合拢的嘴被什么所填满了. 她用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黑百合的唇瓣,它的触感意外得柔软细腻,但一如既往的冰冷,不过最少比室温要暖和一些;而很快入侵到口腔内部的舌尖则不然.
推搡着对方的肩膀,她用力眨眨眼睛让瞳孔聚焦. 当近在咫尺的黑百合从八个减少到四个的时候,她惊讶地从反射着昏暗灯光的金色双眸中发现,似乎对方并没有在按计划行事.
完整地探索过口腔之后,蜘蛛好心地抢在两人窒息身亡之前停止了掠夺. 淡蓝色的肌肤之下,很久以来缓慢流淌的血液似乎被什么点燃了. 她感到体内热得能喷出火来,当然,这只是个比喻. 打死她也喷不出什么火,说不定倒能吐出黑爪在她牙龈中植入的毒药来.
还沉浸在刚刚那个吻中无法自拔的莉娜根本不会在意自己的体温,即使升高了那么几度,她也永远不可能温暖对方. 这个消极的想法出现得太快,黑百合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
「该死的,你们法国人都这么会接吻吗!?」莉娜纤细的嗓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英国女孩愤愤不平地用食指指节蹭拭着自己被浸润的下唇,倚靠在潮湿的墙壁上大口喘息. 黑百合利用这段时间平复下来,低笑出了声.
「Oui. 」她简洁地回答——甚至带着点骄傲——然后抬起带着纹身的右臂支撑在瑟缩成一团的女孩的头顶,俯瞰对方的全身. 老鹰打量小鸡的眼神让莉娜打了个冷颤.
「我确信你觉得冷了,Chérie. 」猎物的反应出乎意料地令人满意,实际上,她从来都能轻易地激起女猎手的占有欲. 黑百合用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下颚,以便更加清楚观察她的表情. 接着,指尖顺着天鹅般的脖颈曲线一路向下,意有所指地捏起挺翘的胸脯旁边的蕾丝花边.
「我知道有一种暖和起来的办法,但你得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

*此处省略一辆车(.

这个老旧的窗户有一段日子没有被清理过了,清晨充满活力的阳光要透过它都很费力. 模糊的光晕映照在英国女孩身上,赤裸的胸脯或红或青的印记格外显眼.
她当然有充足的理由赖床. 当黑百合不得不出门的时候,她这么安慰自己.
叫醒莉娜的是来自温斯顿的一连串电话,当她把身体拖到床头柜前,摁下接听键之后,对方的怒吼几乎用不着通讯器也可以听到了.
「LEEENAAAAA———?!」
「嘿…是我老伙计!!」如果莉娜真的是一只猫,她肯定把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听着,昨晚是我的错!!……不,不不不不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和拉库瓦女士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是说……」
噢,解释就是掩饰,需要掩饰的都是事实,猎空——她对自己说——我们之间除了热交换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是吗?

拉线————————————————————
大家好这里是一直沉迷名朋没敢在这里冒泡的老芙狸
致敬太太 致敬翻译 黑百合这个月没进热搜榜特此产粮

快来勾搭我呀Ծ‸Ծ



别管我要车,未成年不让考驾照.

评论(4)

热度(68)